全國統一客服熱線:400-632-9997
關注微信| 中文| 企業郵箱
  • 上海期貨交易所1號會員
  • 規範、專業、創新、共贏
  • 以客戶資産增值爲己任
  • 致力打造國內最專業的風險管理專家

期市動態

首頁 - 資訊中心 - 期市動態
“訂單+保險+期貨”助力農業産業做大做強

我國農業風險管理之路正在鋪開

  

  引言:近年來,我國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流轉明顯加快,農業生産日益集約化,面臨的風險也越來越集中。探索並形成一套有效管理農業生産經營風險的模式和體系,有助于我國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期貨日報記者近期在東北地區調研時了解到,吉林雲天化率先探索出了一套全面有效管理農業生産風險的模式——“訂單+保險+期貨”。
 

  风险趋于集中  农业生产发展遇瓶颈
 

  2016年,國家取消了在東北三省和內蒙古自治區執行8年的玉米臨時收儲政策,調整爲“市場化收購+補貼”的新機制。在這樣的背景下,國內玉米價格完全由市場供求決定,波動幅度較之前加大。
 

  2016年秋收後,吉林長春地區玉米收購價格從2016年9月初的1720元/噸持續下跌至今年春節前的1160元/噸。今年春節後,隨著南方和北方地區用糧企業需求的增加,市場上優質玉米資源逐漸減少,玉米現貨價格逐步回升,5月末回升至1410元/噸,其間玉米價格波幅達43%,而2014年至2015年同期波幅僅爲9%。玉米價格完全由市場供求決定後,種植玉米的農民直接面對市場價格的大幅波動,不僅種糧收入不能保證,甚至投入的生産資金有時也很難全部收回來。
 

  与此同时,随着我国农业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农户承包土地经营权流转明显加快。农业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有超过1/3的承包土地进行了流转,土地流转面积从2007 年的 6400 万亩增加到 2016 年的 4.71亿亩,涉及承包农户达百万户。规模化种植,集约化布局,改变了过去一家一户土地分割、分散经营的传统生产模式,为我国农业综合开发和农业现代化、机械化发展创造了条件。不过,随着土地的不断集中,农业生产经营的风险也逐渐聚集到了种粮大户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身上。
 

  在東北地區調研時,期貨日報記者了解到,吉林省公主嶺市興佳家庭農場負責人馮俊曾于2008年在公主嶺成立合作社,流轉了1000垧土地,並在國家的補貼支持下,購買了價值200多萬元的大型農機。不過,前些年種糧基本靠天“吃飯”,馮俊十多年前種40垧地賠了50萬元。2015年,馮俊注冊成立家庭農場,只謹慎地流轉了300垧土地。
 

  “近幾年玉米價格一直下跌,東北地區玉米臨儲政策又取消了,我一直不敢擴大土地流轉面積,怕秋收後糧食賣不掉。”馮俊對期貨日報記者說。
 

  臨儲政策退出,玉米價格完全由市場決定,農業生産者和經營者面臨的市場不確定性增大,種糧收益無法得到保證。特別是隨著土地規模化種植、集約化管理,農業生産風險越來越集中到種糧大戶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身上,種什麽、賣給誰、賣什麽價,成爲了馮俊這些種糧大戶每年面臨的最大難題。
 

  背靠龙头企业  种粮大户再无烦恼
 

  在新的市場形勢下,政府部門、産業企業、種糧大戶及金融服務機構等均意識到合作共贏的必要性。今年10月13日,農業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國土資源部、中國人民銀行、國家稅務總局等六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促進農業産業化聯合體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加大金融支持,鼓勵探索“訂單+保險+期貨”模式,鼓勵具備條件的龍頭企業發起組織農業互助保險,降低農業産業化聯合體成員風險,並強調要促進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和家庭農場互助服務,探索成員相互入股、組建新主體等聯結方式,實現深度融合發展。
 

  據了解,目前,不少農業貿易、深加工企業和經營化肥等農資産品的企業都在積極探索全面管理種植風險、推進農業集約化建設的有效途徑,一體化互助服務模式已成爲大家的共識,即龍頭企業通過統一種子、化肥供應和糧食收購,節約中間環節成本,提高農業生産效率和質量;通過“訂單農業”,解決新型經營主體的糧食銷售問題,提升農業産業化水平。
 

  在土地的規模化和標准化經營上,吉林雲天化的“土地集約平台”推出了兩種模式:一是土地流轉,農民離鄉不丟地,不種地也有收益;二是土地托管,土地合作,保産分紅。通過這兩種模式,吉林雲天化今年共運作了77.9萬畝土地,其中吉林省達34萬畝。目前,吉林省、黑龍江省的130家合作社已經加入進來。
 

  “經過多年實踐,我們在農業産業化經營上探索出了兩條路:一是去中間環節降成本,二是讓利潤分配透明化。”吉林雲天化總經理張生對期貨日報記者說,吉林雲天化爲合作社流轉土地提供資金,向合作社統一賒銷,供應化肥、種子和農藥,提供專業化農業技術指導和培訓,並在秋收後收購合作社産出的玉米、大豆等,依據市場價格進行結算。“這種運營方式,既解決了合作社的資金短缺問題,保障了農資産品的質量,又通過專家團隊的技術服務和指導,提高了農業生産的標准化、科學化水平。同時,公司對合作社生産的糧食進行收購,直接解決了農民秋收後銷售難的問題。”張生說。
 

  據介紹,在糧食銷售環節,吉林雲天化爲合作社提供訂單農業和糧食銀行兩大服務模式。“目前合作社在選擇種植品種時都比較盲目,哪個品種價格高、政策好就種哪個,結果往往是秋收後價格下跌,糧食賣不出去。未來的合作社應該像工業生産一樣,以銷定産,即今年就知道明年該種什麽、爲誰種。”張生說,“今年我們與下遊企業合作,提前簽訂糧食銷售訂單,然後將這些訂單分配給各家合作社,合作社在年初就能根據訂單選擇種植的品種和數量。”
 

  馮俊的家庭農場,也從吉林雲天化的農業服務模式中嘗到了甜頭。他告訴記者,今年他的農場的土地流轉費用是7000元/垧,加上種子、化肥、人工等費用種植總成本約12000元/垧,平均每垧産量12—13噸。
 

  “與吉林雲天化合作後,我的種地成本大幅下降。原來賣糧時,從糧販子收糧到脫粒、烘幹,要經過好幾道環節,現在直接賣給吉林雲天化,僅賣糧環節每噸玉米就節約了64元。另外,過去每垧地需要用1噸化肥,現在用吉林雲天化提供的科技肥,每垧地只需要1700斤,不僅保護了耕地,還增加了産量。而且,吉林雲天化按照出廠價結算種子、化肥成本,相比市場上采購也節省了不少費用。”馮俊說,有農業龍頭企業的收購托底,今年他與範家屯鎮平陽村簽下了整村土地流轉合同,預計明年的土地流轉規模將超過1萬垧。
 

  一體化互助運營將農民從土地上解放出來,使其成爲穩定的社會勞動力,可獲得更高的務工收入。據了解,目前受益農戶1.9萬余戶、6萬余人。
 

  吉林雲天化在爲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提供各項服務的同時,也直接鎖定了合作社的糧源,增加了與農戶的合作黏性。通過爲合作社統一提供種子、化肥,吉林雲天化擴展了農資産品的銷售規模。糧食脫粒之後直接進入企業倉庫,降低了糧食損耗、黴變等風險,保證了吉林雲天化的經營利潤。
 

  依托期货市场  龙头企业携手农户实现共赢
 

  圍繞土地做産業,針對種植做服務,最終形成農業生産端的大閉環。對于吉林雲天化而言,解決生産端的問題只是開始,其在産銷兩端仍然面臨巨大的市場風險。吉林雲天化的實踐經驗是,要想在農業領域做大做強,除整合生産端的資源外,還要提升全産業鏈的風險管控能力,而現代農業風險管理離不開期、現貨市場的有機結合。
 

  據介紹,多年來,吉林雲天化一直在探索農業生産經營的避險模式。2014年,吉林雲天化與永安期貨合作探索出“保底租地協議+場外期權+期貨”模式。該模式通過與農戶簽訂保底租地協議,保證農戶最低收入,同時可以分享價格上漲的紅利,有效降低農、企合作中易出現的農戶違約風險。同時,吉林雲天化向永安期貨的風險管理公司——永安資本購買場外期權,將價格風險轉移出去,實現了共贏。
 

  2015年,吉林雲天化又探索出了“糧食銀行+場外期權”模式,實行“底價+落價補貼”。農戶可在規定時間內選擇有利的價格出售,享受“漲價隨市,降價有補”。同時,吉林雲天化通過場外期權對沖價格風險。
 

  今年,吉林雲天化進一步優化和完善經營模式,探索出多元主體的分工協作機制,一方面優化土地合作方式,由合作社負責流轉土地和糧食種植;另一方面引入保險公司,爲合作社賣糧提供價格保險,形成“訂單+保險+期貨”模式,爲農戶提供“雙保險”,將“訂單”作爲連接期貨和現貨的橋梁,與農戶簽訂保底收購協議,防範“賣糧難”的風險,同時用“保險+期貨”化解糧食價格下跌風險。
 

  據了解,今年馮俊也嘗到了“訂單+保險+期貨”的甜頭。種糧期間,吉林雲天化墊付土地流轉資金,統一賒銷種子、化肥,提供技術及金融服務。秋收後,吉林雲天化收購産出的糧食,由馮俊選擇合適的時間點價完成結算。同時,通過吉林雲天化,馮俊還爲自家種植的玉米投了價格保險。有了全面的保障,馮俊再無後顧之憂。不管對于種糧期間遭遇的自然災害,還是對于秋收後的豐産情況,馮俊都十分淡定。今年10月底,馮俊以0.77元/斤的高價向吉林雲天化點價售糧,實現了可觀的種糧收益。
 

  “現在我們只要專心把地種好就行了,最後把糧食賣給吉林雲天化,扣除成本後,利潤都歸我們,不僅不愁糧食賣不出去,價格下跌還會收到保險補償。”馮俊告訴記者。
 

  據了解,馮俊今年參加的是永安期貨和人保財險聯合推出的吉林省玉米價格險試點項目,是大商所今年支持的32個“保險+期貨”試點項目之一。該項目承保了吉林省公主嶺市及松原市的2.2萬噸玉米,以大商所玉米期貨1801合約爲標的,目標價格由參保合作社根據盤面價格點價確定,期限爲今年6月至11月,農戶可以在價格保險有效期內自由選擇玉米期貨1801合約結算價點價作爲理賠價格。根據保險條款,如果理賠價格低于目標保險價格,參保合作社將獲得差價賠付。目前有6家合作社已經通過點價行權,目標保險均價爲1731元/噸,共獲賠120萬元。
 

  期貨日報記者還了解到,在今年的大商所“保險+期貨”試點項目中,永安期貨承擔了兩個“保險+期貨”項目90%的保費,其余的10%保費由吉林雲天化承擔,參保農戶不用承擔保費,有效保護和提升了農民參與“保險+期貨”試點項目的積極性。
 

  馮俊不僅順利售出了玉米,不久前還收到了今年參加價格保險的補償款6000余元。嘗到甜頭的馮俊告訴記者,他今後還會與吉林雲天化合作,並利用“保險+期貨”給自己種植的莊稼“上保險”。
 

  現如今,他擴大土地流轉規模的信心更足了。
 

  “‘訂單+保險+期貨’模式一方面讓農戶賣糧有了保障,合作社可以放心大膽地擴大土地流轉規模;另一方面,合作社土地納入我們的風險管控體系後,我們公司也有了做大做強的信心和條件。”張生說,“我們今年運作土地77.9萬畝,計劃明年運作150萬畝,再加上外圍的合作,將達到200萬畝。”
 

  從國際經驗看,農業生産集約化後,風險管理非常有必要。美國MBS家庭農場集團繼承人、總裁凱裏·邁爾曼曾在今年9月舉行的2017國際農業風險管理論壇上介紹,MBS農場經營規模,35年內由168英畝迅速擴大至18000英畝,增長了100多倍。農場規模的擴大與有效運用期貨、期權工具及農業保險進行風險管理是分不開的。
 

  據了解,美國農場通常采取按訂單生産的方法,並以期貨價格指導生産,通過套期保值、基差貿易、買賣期權等方式對認可的價格進行提前鎖定,從而獲得較好的售糧收益。另外,美國的農業保險體系也給農民提供了最基本的安全網。目前,聯邦作物保險計劃已成爲美國農業風險管理體系的核心,已覆蓋了美國70%以上的農作物種植面積和約130種農作物。2016年,有18家私營保險公司、12500名保險代理、5000名險損估價師參與到聯邦作物保險交付系統,爲廣大農業生産者提供了約120萬份保單。其中,收入保護險是聯邦作物保險計劃中的主力險種。數據顯示,美國農業收入保險保費金額占農業保險總保費的比重高達83%,農民參保率在80%以上。
 

  與美國的家庭農場相比,我國的農場仍然處于發展的初級階段,農業風險管理體系也有待完善。從吉林雲天化的農業風險管理經驗看,我國的農業生産者和相關企業已經深刻認識到集約生産和通過期現結合管理市場風險的重要性,並逐漸探索出了行之有效的合作模式。符合我國自身特點的農業風險管理之路正在鋪開。

       来源:期货日报  记者 谭亚敏
 

分享到:
丝瓜草莓视频app期货有限公司.Copyright  1993-2020 版权所有